开启辅助访问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注册 |登录

橘汁仙剑网

楼主: 鼻涕妞

[下载] 仙剑奇侠传三-外传 全对话[在线+可下载]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6.“珠圆果”的解药(二)
    王蓬絮:啊~一定是这里了!就是这个!
    星璇:嗯,快采吧。
    王蓬絮:这么多……应该足够了,我们回去吧!
    星璇:好。
    温慧:"蹑空草"找到了!思堂还没来吗?
    魁妖:什么糖不糖的,呃!连盐都不见一粒。
    温慧:真慢,一点小事都做不好!真差劲。
    南宫煌:你安静一点好不好?
    王蓬絮:是不是很累,刚刚那个空间法阵是很精深的法术吧?一定很耗功力。
    星璇:还好,我不累,累的是思堂。
    温慧:有什么可累的,我是女人都不累,大男人怎么会累,哦?
    温慧:哎!你们几个真是的,没干什么就先坐下歇着了,真没意思。
    魁妖:跟我聊天吧。呃!
    温慧:好啊,聊什么?
    魁妖:呃……今天天气真好。
    温慧:呵呵~~不知道,这里看不到。
    魁妖:对!也不算好,刚才打雷了,呃--你今天吃饭了没有?
    温慧:唉……你无聊不无聊啊,净说些这个。
    魁妖:人和人见面不都说这个吗?呃,你吃过"珠圆果"没有?
    温慧:当然没有,明知故问!
    魁妖:很好吃的,不然你尝尝,呃!看我给你来个"隔空取物"。
    魁妖:好玩吧?
    温慧:哇!有趣有趣!再多变点玩玩。
    南宫煌:停!不对不对不对!你既然会这一手,为什么刚刚还骗我们走那么远的路去取"蹑空草"?为什么不自己取来?
    魁妖:你们也没问我,呃。
    南宫煌:你--
    温慧:敢耍我!看我不打死你!
    星璇:算了,都已经取来了,不用计较。
    温慧:哼,思堂可真慢,只不过买药而已,又不是开药铺,也不是种药材,怎么这么磨蹭。
    星璇:思堂!是你吗?
    思堂:……是……
    星璇:你还好吧?
    思堂:……唔,到了吗?
    星璇:到了,你怎样?
    思堂:还好……
    星璇:谢了。
    王蓬絮:你怎样?看你头上都是汗。
    星璇:我没事,快吃药吧。
    王蓬絮:嗯。
    南宫煌:喂!这样就没事了吗?
    魁妖:对呀,对呀!快拿给我。
    温慧:给你!
    温慧:啊?!原来你这么小?
    魁妖:再会!
    温慧:唉!耽误这么久,那个思堂可真笨,不就是"隔空取物"吗?这么小的怪物轻易能做到的事情,那家伙好像很费劲的样子--
    星璇:小姐,请你闭嘴。
    温慧:啊?
    星璇:地脉周围环绕着强大的结界,任何东西要突破屏蔽进来都是不可能的。只有当地脉出现异常的时候,运用五灵轮可以打开出入口,而思堂这样的空间法术高手也可以冲破屏障,但是需要消耗大量灵力才能勉强办到。整个里蜀山能有此功力的不过他一人而已。
    南宫煌:那你说有办法回去,是准备靠思堂帮你?
    星璇:没错。
    南宫煌:思堂用空间法术去人间,又把药传送过来,最后再接你回里蜀山……这不是太耗损灵力了?
    星璇:……还好。
    温慧:哦……我没想到……好!对不起!是我误会他了,你帮我跟思堂说抱歉,他最喜欢什么,下次我找来给他。
    星璇:不必了。
    王蓬絮:说到底都是絮儿不好,连累大家了,对不起……
    星璇:算了,都过去了……

    7.聚散随缘
    星璇:前面就是出口,你们去吧。
    南宫煌:你呢?不一起吗?
    星璇:我这身体是已经死亡的身体,靠药物控制,不能离开里蜀山去人间,否则会全身腐烂而死。
    王蓬絮:啊?!那你怎么回去?
    温慧:对哦!不是说地脉入口已经关闭了吗?
    星璇:此乃阴性里地脉,和里蜀山息息相通,再说思堂是空间法术高手,他会帮我的,你们快走吧。
    南宫煌:好吧,那你保重,顺便也帮我跟思堂说声谢谢,我们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后会有期!……哈哈!
    星璇:好。
    星璇:啊……
    星璇:思堂,来帮我。
    思堂:首领,你这是何苦?
    星璇:不要废话那么多,你是女人吗?
    思堂:我是关心……你,别忘了我们还要养精蓄锐做大事呢……先说好!我只帮这一次。
    星璇:下次你还会帮我的……你一定会的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第九章 大军犯蜀山
    1.蜀山故道
    南宫煌:耶!这里是蜀山故道!太方便了,走上去就可以了!
    温慧:蜀山故道?我怎么没来过?
    王蓬絮:(啊……不好……)
    南宫煌:这条路已经废弃多年了,很少有人走,连有些蜀山弟子都未必知道,你才来几天啊,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!
    温慧:哼!得意什么?不就是一条路吗?
    南宫煌:咦?絮儿呢?
    温慧:对呀--啊!又是你!小东西,看我不捉住你!
    可选分支1
    南宫煌:别管它了,絮儿不见了,刚出地脉时还有看到她,还是先找絮儿要紧。
    温慧:她不是又偷偷回家了吧,一提到蜀山她就像见了鬼似的,是不是蜀山上有她的仇家啊?
    南宫煌:不会的--
    温慧:那你说怎么回事?
    南宫煌:我怎么知道,她不会遇到危险了吧?
    温慧:我觉得不会,一定是偷偷溜回家了,她有事瞒着我们。
    南宫煌:人家离开了,自有人家的道理,我们还是少议论他人隐私吧。
    温慧:是啊--呀!它跑了,都是你,它又跑了,我们快追!
    可选分支2
    南宫煌:你烦不烦啊?干嘛总是捉它?
    温慧:它好可爱啊,你不觉得吗?
    南宫煌:可爱又怎样,能当饭吃吗?
    温慧:我好想要一个,每天跟它一起玩。
    南宫煌:女人就是女人,没长大的女人……更是无聊。我说啊,絮儿不见了,刚出地脉时还有看到她,还是先找絮儿要紧。
    温慧:她不是又偷偷回家了吧,一提到蜀山她就像见了鬼似的,是不是蜀山上有她的仇家啊?
    南宫煌:不会的--
    温慧:她有事瞒着我们。
    南宫煌:人家离开了,自有人家的道理,我们还是少议论他人隐私吧。
    温慧:呀!它跑了,都是你,它又跑了,我们快追!

    南宫煌:别追了,正经事要紧。
    温慧:有什么关系,它向山上跑,我们也要上山,边干正事边追它,一举两得!
    南宫煌:……唉!跟你一起出来办事真是个错误……
    温慧:什么啊?少自大!没有我你早被妖怪吃了,哪还有命站在这里说闲话?快走吧!它都跑远了!
    南宫煌:好吧、好吧……

    2.温策逼婚
    南宫煌:咦!这里怎么多了一座军营,见鬼了吗?
    温慧:原来没有吗?
    南宫煌:那当然,蜀山是神人交界的仙山,怎么会有这种俗物。
    温慧:呀--!
    南宫煌:干嘛?你见鬼啦?
    温慧:你看那旗帜,上面有"温"字……
    南宫煌:怎么?是你家的?
    温慧:一定是哥哥,哥哥带兵捉我来了。
    南宫煌:有什么了不起,别怕,有我呢!
    温慧:唉……你少充英雄了,你没见过战阵,不知道厉害,任你怎样英雄了得,被数十上百人围住,一样是施展不开……
    南宫煌:我说啊,我们偷偷溜过去,不让他们看见?亦或打倒两个人,换上他们的衣服,如何?
    温慧:也只能这样了……可是……
    南宫煌: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?不从这溜过去,怎么上蜀山啊?
    温慧:好!跟他们拼了!
    南宫煌:快走啊!发什么呆?
    温慧:我刚刚看到那东西飞进营帐了。
    南宫煌:什么东西啊?
    温慧:就是刚刚那个粉红色的小妖精。
    南宫煌:唉!这时候还注意这些,快走吧,被他们发现就完蛋了。
    士兵队长:什么人?!
    温慧:啊……完了……
    南宫煌:别慌,有我呢。
    南宫煌:哈哈~在下绿萝山清冷仙人门下,蜀山仙人南宫煌南宫大仙是也!
    士兵队长:你是蜀山派的?
    南宫煌:然也。
    士兵队长:要去哪里?
    南宫煌:哈哈~当然是回蜀山,这种简单问题你都想不到?
    士兵队长:你身后那个人是什么人?
    南宫煌:是女人。
    士兵队长:少废话,让她自己回话。
    温慧:好!让我用拳头回你!
    战斗
    温慧:哼!笨猪,敢对我无礼!
    南宫煌:要不要剥下他们衣服我们穿上?
    温慧:好!
    温慧:你动作快点好不好?慢慢吞吞的,万一被其他人发现怎么办?
    南宫煌:现在倒着急起来,刚才怎么不见你心急?还念念不忘要捉那只“桃子”——
    温慧:啊,那边好像有巡逻兵过来了!要不要我去把他打晕?
    温策:不必了!
    温慧:哥——
    温策:你是要乖乖就缚,还是要过上两招?我这些亲兵的本事你是知道的,周围营帐里还有三十名弓箭手,外围是五十名刀斧手,都是当年征北的旧部,你都认识。但军令如山,他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
    温慧:哥!你不要逼我!
    温策:这一次我奉旨前来,志在必得,甚至还带了火炮,如果蜀山敢包庇你,即使将蜀山炸为齑粉我也再所不惜。
    南宫煌:哼!我蜀山怎会怕你区区大炮!
    温策:你是什么人,我温家家事岂容你置喙?!
    温慧:明明是国事,哥哥就不要以家事遮掩了,哪一家父兄不希望自家女儿嫁得称心如意,有你们这样苦苦相逼的吗?
    温策:你连爹都骂进去了,是不孝!违抗圣旨,是不忠!你这等不忠不孝的逆女,还有什么资格跟我强辩?
    温慧:好!既然你这么说,我便毁了我的容貌,看你们还能把我嫁给谁?!
    南宫煌:别!别冲动。
    温策:莫说你毁容,便是你自杀死了,也要把你送去室韦。国与国定盟岂是儿戏?你此次逃婚已经令朝廷大乱,你还想闹到几时?古时昭君出塞成为千古佳话,你不能体恤黎民,也当体恤边关将士连年征战之苦。
    温慧:我不要……我不要做王昭君……为什么?为什么你们都只想到自己?我也想要我自己的幸福!
    温策:唉……怪只怪你不安安份份守在家里做千金小姐,偏要上战场,又偏偏让室韦大王看上。而且,还偏偏跑到胜州地界闹到两国人尽皆知……君命不可违,为兄只能得罪了,唉!……来人哪!
    士兵队长:在!
    温慧:好!都是我自己的错!我跟你回去,但是你要放过他。
    温策:他?他是什么人?
    温慧:他是蜀山门下。
    温策:好!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,我就不再追究蜀山擅藏钦犯之罪。你们几个,带她下去,严加看管!
    士兵队长:得罪了。
    温慧:不要碰我,我自己会走!
    温策:哼,随她去吧。
    南宫煌:喂——!
    温慧:……等我做了王后,等你哪一天做厌了仙人,来室韦,我封你做大将军……
    南宫煌:你们……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。
    温慧:别乱来,你斗不过他们的,快回蜀山吧。
    温策:带下去!

    花红衫飘零,蜀道崎岖,无限巍峨,叹空怀宝镜,未识恋意,难逃宿命,心愿谁托,北地连营,旧京巷陌,娇躯难承家与国,别离意,望仙山圣境,泪眼婆娑
    花折,不忍轻负,心如鉴身随千倾波,叹此番别后,关山路远,万千心事,更与谁说?朔雪南飞,罡风北渡,遥寄相思一曲歌,怀长恨,对千军万马,不惧金戈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1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3.煌大仙遭祸
    南宫煌:温慧——!
    温策:郡主的名讳,也是你这草民可以乱叫的?
    南宫煌:你?!你想怎样?
    温策:我答应郡主不再追究蜀山擅藏钦犯之罪,但没答应不再追究你拐带郡主,藐视朝廷之罪!来人,将他拿下!
    南宫煌:啊——
    士兵队长:黄泉路上,休要怪我,要怪就怪自己没长眼睛,偏偏喜欢上郡主。
    南宫煌:我?喜欢她?
    士兵队长:你已经死定了,嘴硬不认又有何用?
    南宫煌:冤枉啊——!我怎么会喜欢她?那种男人婆、暴力女,我已经定亲了,亲家姓王,下月就要过门了,冤枉啊——我冤死了!
    士兵队长:跟我喊冤有什么用,等一下跟阎王老子喊去吧!那你只能怪郡主喜欢上你了——
    南宫煌:她喜欢我?不会、不会?怎么可能……她——
    士兵队长:你这人有意思,死到临头了话还这么多,是条汉子!你放心,我一定刀起头落,让你走得痛痛快快!
    CG动画——桃子救南宫
    南宫煌:啊呀!桃子妖怪,谢谢你,果然行善积德是有好处的,现在你也救了我一命,大家扯平了……
    南宫煌:不好!有人来了!
    巡逻士兵:出什么事了?
    巡逻士兵:啊!?钦犯跑了!
    南宫煌:他们……他们逃下山了……快追……呃……
    巡逻士兵:是!
    巡逻士兵:不好了,钦犯逃下山了——!
    南宫煌:我可真聪明,三两下就骗过了!
    南宫煌:怎样?我学这家伙说话学的像不像?
    南宫煌:大恩不言谢,我还要去救同伴,不陪你了。
    南宫煌:你也要帮忙?
    南宫煌:谢啦!那我们分头去找,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。
    南宫煌:你知道?太好了,我们看谁先找到,加油!
    南宫煌:小桃子,还是你快!
    温慧:啊!是你!快来救我!
    南宫煌:我来。
    温慧: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。
    南宫煌:没有啦!是它先救我的,不然本大仙已经人头落地驾鹤归西了,嘿嘿。
    温慧:呀!真的吗?我就说它好乖好可爱,我们带它走吧。
    南宫煌:人家也不是小猫小狗,什么带不带的,人家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你别把它当玩物看,它是有思想的,是我们朋友,是不是?桃子?
    温慧:那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
    南宫煌:不要管那么多了,逃命要紧,我已经将他们引开,我们快上山。
    温慧:好。

    4.温策逼蜀山
    温慧:啊!不是说已经把他们引到山下了吗?怎么比我们上来得还快?
    南宫煌:……不知道。别慌,我们先躲起来,看看形势再说。
    温慧:好。
    独孤宇云:请将军稍待,我已差人通报掌门了。
    温策:哼!蜀山好大的架子,莫非不是朝廷管辖之地,而真的是仙境不成?
    独孤宇云:蜀山确乃神授人间的福地仙境,自有神界庇佑,想当年南朝梁武帝曾招集无数高僧、法师围攻蜀山,最后依然无功而返。
    温策:我奉旨捉拿钦犯,凡我大军所到之处,便是王土,休将梁武帝与我朝相提并论。
    独孤宇云:请将军少安毋躁,耐心等候片刻。
    雷元戈:蜀山仙人都会法术,一般兵将不是对手。
    温策:哼!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此节我早有准备,山下数门火炮,炮口直对蜀山,仙人也是血肉之躯,我就不信能抵挡火炮的威力。
    徐长卿:蜀山掌门徐长卿,见过将军。
    温策:虎威将军温策,奉旨捉拿钦犯,一干人等,如有违抗,格杀勿论!
    徐长卿:敢问将军,钦犯何人?将军因何得知此人在蜀山?
    温策:犯妇温慧,曾在胜州自称为蜀山派做事,适才在山下被我捉拿,旋即逃脱,我料定她逃上蜀山藏匿。
    温慧:哼!他叫我犯妇……
    南宫煌:别气,小心被他们发现……
    徐长卿:我蜀山虽为江湖门派,但门禁森严,外人不得任意出入,断无窝藏钦犯之事。恐怕中间有些误会。
    雷元戈:我不是蜀山门人。
    温策:哼!但凡窝藏钦犯者,必定抵死不认,掌门定然是要这么说,是真是假,一搜便知。
    徐长卿:若将军执意要搜,请容我陪同将军四处一观。
    温策:好!掌门果然爽快!请掌门立即集结全部弟子访客于山门前,各处不得遗留一人,并将弟子名册交予我查验。李虎,你领五十人封锁各处道路,如有人闯关,放响箭为号。严威,你带二百人各处搜查,不得遗漏!
    李虎:得令!
    严威:得令!
    徐长卿:且慢!
    温策:怎么?掌门要出尔反尔了?
    徐长卿:蜀山乃仙家圣地,岂容你们任意胡为,我刚才敬你奉旨办事,答应陪同你各处查看,并未答应大军进入,视我蜀山上下如钦犯。
    温策:掌门说对了,私藏钦犯者与钦犯同罪!而今之势,掌门若不答应,蜀山难免遭炮火之灾,这堂皇的宫殿庙宇,掌门不可惜,本将军也觉不忍,掌门何必如此固执?
    独孤宇云:我蜀山开派数百年,从未屈服于强权,纵然玉石俱焚,也在所不惜!掌门--
    徐长卿:徐某身为一派掌门,所作所为事关全派荣辱,将军之命,恕徐某万难答应。
    独孤宇云:不错!士可杀不可辱,请掌门下令!
    徐长卿:传令下去,鸣钟示警,命全体弟子山门集结!
    蜀山弟子:是!
    温策:好!既然如此,休怪我无情!

    5.重楼显神威
    雷元戈:当年梁武帝要攻打的是后山的塔。
    温策:你是什么人?如和蜀山无干,便速速离开。
    温策:传令下去,炮轰锁妖塔!
    严威:得令!
    常德:掌门!
    CG动画——长卿重楼大斗法(护妖塔、救温策)
    雷元戈:……这么强?嗯……
    独孤宇云:你是何人?竟敢伤我掌门?
    重楼:哼!
    徐长卿:独孤!不要轻举妄动……
    重楼:……这是她的力量,她死后仍护着你!?
    徐长卿:……
    重楼:是非不分!无知之徒攻打蜀山,你竟然帮他们抵挡!
    徐长卿:多谢……相助……
    重楼:哼!蜀山化为灰烬与本座无关,但锁妖塔若损伤半点,本座必让生灵涂炭!
    CG动画——只手摧大军
    温策:啊……这……实在……
    温慧:又是他,好威风……
    南宫煌:凶难刚脱,色心又起~
    温慧:什么色不色的,别说那么难听,你看人家,这才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    南宫煌:可惜呀~人家不是人,是魔。
    温慧:你就在意这无关紧要的……
    李虎:报--!
    李虎:报、报将军。
    温策:何事惊惶?
    严威:我二人下山传令,方至半山,便看到……看到一道光球从天而降,整个营盘化为齑粉,全体……全体将士骨肉无存……
    温策:啊?!仅仅是一击之力……
    徐长卿:将军,刚才情形,将军亲见,神魔之力,非我凡人能及,何况我蜀山确实并未隐藏钦犯,将军不必多做耽搁了。
    温策:这个……
    独孤宇云:刚才若不是掌门拼命护你,你就像山下大营一样尸骨无存了!
    徐长卿:独孤!将军是聪明人,不用你来提醒。
    温策:……好!蜀山神鬼作乱,大军失踪,待我上奏朝廷,再作定夺。
    温策:撤兵!
    温慧:好耶!他们走了。
    南宫煌:等等。
    温慧:干嘛!他们走了,我们还藏着做什么?
    南宫煌:掌门当众替你隐瞒,你现在出去,他岂不是很没面子?
    温慧:对哦~想不到你偶尔也能想出一两件像样的事。
    南宫煌:什么话!我可是蜀山的救世主,是做大事的人!
    温慧:这么久没动静,他们应该都走了吧……
    南宫煌:好,我们回家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第十章 探访妖塔,再遇景天
    1.雷元戈传话
    南宫煌:爹!我回来了!
    温慧:好像没有人……
    南宫煌:可能出去了……唉!这次有惊无险,还多亏贵人相助,真刺激。
    温慧:是呀!哥哥自负英雄了得,被这次一吓,一定不敢再上蜀山了。
    南宫煌:那你也不能在蜀山躲一辈子啊!
    温慧:为什么不能?
    南宫煌:除非你嫁给蜀山的谁谁……嘿嘿!
    温慧:蜀山有什么了不起,我还看不上眼呢!
    雷元戈:南宫……
    温慧:吓我一跳,你走路没声音的啊!
    南宫煌:喂,你不要这样叫我名字好不好?这种阴森恐怖的腔调,好像催魂索命一样,我脖子后面一阵阵冒凉气……
    雷元戈:哦,下次注意。
    南宫煌:什么事?你伤好了吗?
    雷元戈:好了。掌门让你速去打通其他地脉。
    南宫煌:怎么是你来传话,蜀山弟子没人可用了吗?
    雷元戈:掌门让我协助你们,地脉又有异变,到处地震山崩,蜀山忙着应付。
    南宫煌:哦?有没有人受伤?
    雷元戈:没。
    南宫煌:刚刚你在山前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。
    雷元戈:嗯?
    南宫煌:你到底想干什么?你是朝廷派来的奸细吗?你故意毁我们蜀山是不是?
    雷元戈:我说的是实话。
    南宫煌:是哦!是实话,你不如直接告诉温策我和温慧躲在一旁好了!
    雷元戈:我不知道你们躲在旁边。
    温慧:什么、什么?!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知道,你会跟哥哥告密是不是?
    雷元戈:不是。
    温慧:那你什么意思。
    雷元戈:我没意思。
    南宫煌:好了好了!别吵!
    南宫煌:元戈,这次算了,你要是再有一次,休怪我不认你这个朋友。走吧。
    雷元戈:好。
    温慧:哼!

    2.地脉受阻
    南宫煌:这个门,怎么打开啊……
    温慧:我来。
    温慧:哎~好像没有机关的,应该是可以直接推开吧……
    温慧:看我的!
    温慧:我就不信,弄不开你!
    温慧:呀!
    雷元戈:小心。
    南宫煌:受伤了吗?
    温慧:没有,我自己使岔了力气,胸口有点痛,没事。
    雷元戈:回去休息吧。
    南宫煌:可是……
    雷元戈:恐怕是有机关的,在地面下。
    温慧:嗯……恐怕是,这门是上下升降开关的。阿元还是很有眼光的嘛!
    颂:唧唧~真高兴,她叫你阿元呀~
    雷元戈:去!
    颂:她夸你呀~
    雷元戈:闭嘴。
    温慧:什么啊?又有奇怪的说话了……
    雷元戈:没事,走吧。
    南宫煌:……我说啊,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,不把身体养好便入险地,也是很危险的。
    温慧:哎呀!难得,难得!想不到你也会关心我。
    南宫煌:……你少臭美了,我是怕你这样硬撑下去,到时候要拖累我,嘿嘿。
    南宫煌:现在应该还不是进入这个迷宫的时候……
    南宫煌:爹!我回来了!
    常纪:你可回来了,爹担心死了!
    常纪:怎么不叫温姑娘一起吃饭?
    南宫煌:她说累了不想吃,要先休息。
    常纪:她生病了?还是受伤了?
    南宫煌:她没什么伤,只是自己耍脾气时使岔了力气。爹!咱们别说她,听说又有地震和山崩了,情况如何?
    常纪:还好,后山的建筑都加固了,还有一些小东西有损毁,会乱上几天,但没什么大碍。
    南宫煌:那就好。下一条地脉有个门开不开,明天还要找掌门商量对策,真忙啊……
    常纪:臭小子!在爹面前还要装出大人物的样子,想唬爹啊?
    南宫煌:嘿嘿!要是能唬得住爹,在外人面前不就更不会露马脚了吗?
    常纪:你可要好好照顾温姑娘,别让人家受委屈,听说她还是个郡主呢,是不是?
    南宫煌:爹!你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啊?
    常纪:什么人家闲事,爹跟你说正经的,温姑娘逃婚出来,一直跟你在一起,她这样子,也离不开蜀山了,爹看你们蛮般配的,你要没意见,爹帮你说去!
    南宫煌:啊呀!烦死了,烦死了!
    常纪:你上哪儿去?
    南宫煌:出去喘口气!
    常纪:什么话,在爹面前就喘不过气吗?早点回来啊!
    南宫煌:放心吧!我会早点回来陪爹说话的,不然爹没人陪,多可怜啊~~
    常纪:臭小子,跟爹没大没小的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3.花圃抒情衷
    南宫煌:咦!是桃子!
    南宫煌:这里……是你种花的地方?
    南宫煌:你还真有闲情逸致,你不是妖怪吧,不然你一直在蜀山,也没有人抓你。
    南宫煌:是仙兽吗?可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,你会写字不会?
    南宫煌:你要是会写字就好了,我们可以说说话,有些话不能跟爹说,爹根本就不懂,也不能跟臭酒鬼说,他一定会笑我的……
    南宫煌:爹总说让我娶温慧,烦死了,人家是千金小姐,根本就不会瞧得起我,虽然我从小没娘,但是我看过亲爹娘是怎样在一起的,根本不一样。我娘那么温婉柔顺,温慧却大大咧咧像个男人,我看她和臭酒鬼倒是一对!
    南宫煌:你也这么认为?嘿嘿~~絮儿就有点像我娘,你没见过絮儿吧,她娇小又可爱,常穿粉红色衣服,对了!看起来跟你差不多。
    南宫煌:絮儿平常很温柔,但是关键时候却很有主意,这一点跟我娘一模一样。可是她神神秘秘的,有时候脾气有点大,我总感觉她有什么难言的苦衷……唉!她对谁都那么好,也没有特别对我好一点,你说,她会喜欢我吗?
    南宫煌:别安慰我了,你都没见过她呢!再说女人心,海底针。按道理说,喜欢一个人就应该用最好的一面去面对,你可没见过她生气,那可真是……嗯,但也说不定是她为人不做作,在我面前没有刻意掩饰吧……算了,除了她自己,谁知道她怎么想的,也许她自己都不清楚。
    南宫煌:对了!说到这,我倒有点觉得怪,有时候她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往好处说嘛,也不错,这样以后我与她相处也乐得轻松,但是……说不好嘛,总是感觉怪怪的,有点不舒服。
    南宫煌:干嘛?……好啦好啦!就算她喜欢我吧,你不用急成这样啊?
    南宫煌:你这样子真可爱……难怪温慧总是想捉你,连我都想抱一抱……呵呵~你不会笑我吧?
    南宫煌:你……是问我喜欢谁?
    南宫煌:我也不知道……跟温慧在一起觉得轻松,大家像是兄弟一般,跟絮儿在一起觉得安心……
    南宫煌:我也说不清楚……也许两个都喜欢,就看她们谁最喜欢我啦,嘿嘿!
    南宫煌:你气什么?我也很想像爹娘那样,十几年矢志不渝……但是呢,嘿嘿!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的,两个都喜欢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你也是女的吧?女人就是这样,小心眼--
    南宫煌:呜哇!干嘛咬我!
    南宫煌:有毒、你有毒……
    温慧:南宫煌!是你吗?你在上面吗?
    温慧:呀!怎么中毒了。
    温慧:……还好,似乎只是普通的蛇虫之毒,吸出来就没事了。
    南宫煌:啊……
    温慧:你醒了!
    南宫煌:是你……帮我解毒的?
    温慧:小意思,军队中中毒的事情很寻常,解毒我可是很擅长的哦!放心,毒已经吸出来了,药也敷上了,不是特别厉害的毒,过一晚上就没事了。
    南宫煌:谢谢!
    温慧:哎~没什么啦,你这样客客气气的我还真不习惯呢!怎么中的毒?
    南宫煌:……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突然被什么咬了一下。
    温慧:一定是地脉影响,蛇虫活动也不正常了。
    南宫煌:也许吧,让你替我吸毒,真不好意思……
    温慧:这有什么啊!你不用在意,把我当兄弟看就好了。
    南宫煌:兄弟……怎么可能,女人就是女人,变不成男人的……
    温慧:喂!你怎么了,脸那么红,是不是发烧了?
    南宫煌:啊……呃--
    温慧:呀!怎么……怎么突然变成这样?
    南宫煌:女人……
    温慧:别过来!南宫煌!你清醒一点!
    南宫煌:呃--
    温慧:笨蛋煌!你、你等着,我去叫老伯来帮忙,你别乱跑,别让别人看见你,要小心!
    南宫煌:呃~呜--
    王蓬絮:你……很难受吗?对不起……
    南宫煌:絮儿!别丢下我,我不是怪物……
    王蓬絮:你清醒了?
    南宫煌:我一直都是清醒的……她看我这样子就跑了,你为什么不一起跑?
    王蓬絮:我不会!无论你变成什么样,你还是你,絮儿永远不会弃你而去的。
    南宫煌:……好像……曾经听到过同样的说话……
    王蓬絮:不要让别人看见你这样子,快回家吧。
    南宫煌:你……不嫌弃我?
    王蓬絮:放心,我们是一样的人,絮儿会怜惜你的,也请你珍惜絮儿……
    南宫煌:你别走……

    4.慈父询身世
    南宫煌:……爹!
    常纪:煌儿,正说要去找你呢,你就回来了,现在感觉怎样?
    南宫煌:我没事。
    常纪:温姑娘,相烦你去请掌门过来,切记不要惊动任何人。
    温慧:好。
    南宫煌:掌门……知道我身世吗?他不会看不起我?他不会不让我继续打通地脉了吧?
    常纪:不会,不会的!爹知道的掌门都知道,等你好了,爹全都说给你听。
    南宫煌:爹……我什么都知道了,我是人和妖生的小孩!
    常纪:你、你怎么知道的?……不许胡说。
    南宫煌:爹你别瞒我了,在地脉中,我中了"血濡迴魂",见过了自己的爹娘……爹你告诉我,杀我父母的仇人是谁?!
    常纪:唉!我也不知道,那天……那妖倏忽来去,等爹赶到的时候,你爹娘已经身故了。不过"煌"这个名字,是你本来的名字,当时你娘还剩下最后一口气。
    南宫煌:仇家长得什么样子?
    常纪:唉……那天月色昏暗,一片混乱之中,哪能分辨出什么相貌……
    南宫煌:……那我哥哥呢?我还有一个孪生哥哥,他死了吗?
    常纪:哥哥……唉!旁边确实有个婴儿的尸体,和你当时一般大小……可怜啊……
    南宫煌:……为什么那妖会留下我的性命?
    常纪:爹也不知道……这些事情爹想了很多年也想不明白,你娘原来是爹的师妹,很乖巧文静的一个人,怎么会突然跟一个……跟你爹走了……
    南宫煌:……这……我知道为什么……
    温慧:掌门来了!
    常纪:掌门,你看……
    徐长卿:嗯……不妨事,来。
    温慧:好了、好了!上次殊明仙人也是这样把他弄好的,想不到掌门你也会!
    常纪:掌门你看这是怎么回事……
    徐长卿:据前代文献记载,五灵轮本为吸收妖力以为己用的法宝,曾经被一度禁用。可能因为五灵轮激发了他体内原有的妖力,他才会出现不受控制的变身。
    温慧:……体内原有的妖力?
    常纪:那有无解决之法?
    徐长卿:需得入锁妖塔取得化妖水化去他身上妖力。
    常纪:那他不会有事吗?
    徐长卿:应无大碍。
    徐长卿:你明日天明后,到无极阁找我,我送你入锁妖塔。
    南宫煌:是……
    常纪:掌门……他不会有危险吗?这锁妖塔--
    徐长卿:放心吧,十几年前有人进去过……你也是知道的……以目前他们的实力,我想应该无碍,而且门规规定,你我都不得入内,现在只能靠他自己去解决这问题了。

    5.锁妖塔历险(一)
    南宫煌:掌门!我来了。
    徐长卿:你也要去?
    雷元戈:是。
    徐长卿:多加小心!
    温慧:没关系吧?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,大家互相也有照应。
    徐长卿:这锁妖塔乃我蜀山禁地,为关押炼化妖孽之所,一般弟子甚至都不许靠近。蜀山订有严规,凡蜀山弟子,一律不得进入锁妖塔,你们并非蜀山弟子,因此可以进入,但请千万小心,速去速回,不得逗留。
    南宫煌:是。
    徐长卿:塔中妖孽众多,切勿恋战,此次入塔为取化妖水,据说在锁妖塔中部即可获得,一旦取到,便速速返回,以免夜长梦多。
    南宫煌:是,弟子明白!
    徐长卿:准备好了吗?
    徐长卿:坐好别动,疾--!

    温慧:前边,前边一定就是出口了!
    南宫煌:胡说!你怎知道?
    温慧:本姑娘神机妙算,运筹帷幄,一猜便知,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会算卦吗?
    南宫煌:是哦,其实你只要在地板凿出一个洞,大家直接就到下层了,不用绕来绕去这么麻烦!
    温慧:哎!好主意!我怎么没想到?笨蛋煌,你早说啊,害我们白白走了这么多冤枉路。
    温慧:我看看……这地板看来不厚,可以在这里试试看。
    南宫煌:喂!你真干啊,快住手!
    温慧:怎么?为什么不行?
    南宫煌:你知道锁妖塔有多重要,万一真弄坏了我们可是天下罪人啦!
    温慧:怎么可能会坏?这里不是囚禁妖怪的吗?不会那么不结实的……
    雷元戈:还是走吧。
    温慧:好,听你们的。
    南宫煌:就知道用蛮力,一点头脑也没有。
    温慧:你才是呢,不然怎会变成那种鬼样子。
    南宫煌:你怎么这样说……
    CG动画——误踩机关
    南宫煌:啊呀……好痛!
    可选分支1
    南宫煌:温慧,温慧!你怎样了?
    温慧:没什么,小意思!唉呦……
    南宫煌:怎么?哪里摔坏了,让我看看。
    温慧:哪里也没摔坏,就是屁股痛……唉呦……
    南宫煌:有没有事?要不要吃药,我这里有,外敷的伤药也有--
    温慧:去死!你想干嘛?
    南宫煌:我?你想太多啦?谁稀罕看你,哈哈!
    温慧:笑得像傻瓜一样……我没事,阿元呢?
    温慧:哎呀!阿元不见了,会不会掉到这血水中了啊?
    可选分支2
    南宫煌:喂!暴力女,摔伤了吗?
    温慧:怎么会?我身手这么灵活,要摔伤也是你先摔伤。
    南宫煌:真没良心,刚刚是你把我拉下来的吧?
    温慧:才不是!都怪笨蛋阿元!
    南宫煌:哼!别怨东怨西的了,我说啊,都是因为你说什么把地板凿个洞,看!遭报应了吧?
    温慧:哼!……阿元呢?哎呀!
    温慧:阿元不见了,会不会掉到这血水中了啊?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3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南宫煌:不会吧……
    南宫煌:元戈兄!雷元戈!
    温慧:阿元--!
    雷元戈:在这里。
    温慧:你这人怎么这样?躲到哪里去了,刚刚叫你也不回答。
    雷元戈:看!化妖水。
    温慧:啊?!真的吗?你哪里找到的?
    雷元戈:血池里。
    温慧:原来你刚刚去找这个了,阿元,你真够朋友。
    南宫煌:是呀,你动作还真快。好!班师回朝!
    温慧:哎呀!不好!我的镜子呢?我的镜子呢……我的镜子不见了!
    南宫煌:咦!不是还在你手上吗?
    温慧:外框还在,但是镜子呢?镜子不见了!
    南宫煌:别急,我们分头找找……
    雷元戈:没有。
    温慧:怎么办呢?这是……这是娘留给我的唯一遗物……会不会掉入血池了?!
    南宫煌:我下去找。
    雷元戈:不行,你会被化掉。
    温慧:那怎么办,阿元,那怎么办?
    雷元戈:这里危险,先寻路出去吧。
    温慧:不行!我一定要找到我的镜子。
    南宫煌:记得以前听爹说过,这锁妖塔每一层的血池都是相通的,如果刚才不小心掉入血池,会不会有可能随水流落到下一层?
    温慧:好!那我们就下去找。
    雷元戈:不行!
    温慧:为什么?
    颂:太危险~
    雅:根本不在下面--
    雷元戈:别乱说话!……下去也未必能找到,太危险了,还是先出去吧。
    温慧:没试过怎么知道找不到?阿元你都不帮我!
    雷元戈:我……
    南宫煌:反正也要找出口,不妨下去看看?
    温慧:好!就这样,阿元你害怕就不要跟来,胆小鬼!
    雷元戈:我不是害怕……唉!好吧。

    6.锁妖塔历险(二)
    南宫煌:快来!快来,终于过了这一层了,呼!真麻烦啊……蜀山派也真是的,这锁妖塔道路这么复杂,也不先预备一份地图。其实咱们应该画一份出去卖,一吊钱一个,包管赚翻了,你说是不是。
    温慧:我这里都急死了,你还有闲心说笑。
    南宫煌:我这还不是想让你开心嘛!别皱着眉头,你这样粗枝大叶的,想装楚楚可怜也装不像啦!
    温慧:哼~贫嘴滑舌……
    南宫煌:笑了、笑了!你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……
    雷元戈:小心!
    南宫煌:啊--!
    温慧:抓紧--坚持住!我会救你的!
    温慧:啊……这里太窄了,使不上力气……
    雷元戈:掉下去你会死的。
    南宫煌:我、我抓不住啦--
    CG动画——魔尊相救
    南宫煌:多谢救命之恩。
    重楼:哼!到此何事?
    南宫煌:来取化妖水,治我的伤。
    重楼:治伤?姓徐的不能治?
    温慧:你是说掌门吗?
    重楼:哼!为什么总有不相干的人拼命帮蜀山。
    南宫煌:哈哈,你还不是一样?
    重楼:胡说!
    南宫煌:对、对不起!你别动怒……
    重楼:本座只不过是为了一个人……
    南宫煌:人?什么人?
    温慧:是你喜欢的人吗?
    重楼:嗯?!
    南宫煌:她不会说话,你别介意,你别介意!你这么大本事,不用和女人一般见识。
    温慧:你干嘛啊?!
    南宫煌:去!男人说话,女人少插嘴。
    南宫煌:是吧?
    重楼:烦!滚出此地!
    南宫煌:也不是我们想逗留啊,这里又大又复杂,我们想出也出不去……唉,只好一辈子困死在这里了……
    重楼:哼!想套话让本座帮?
    南宫煌:你肯?
    重楼:你这种人本座碰过,废话少说!
    南宫煌:那你帮我们另外一个忙吧?好不好,我们自己出去,一个换一个,你也不吃亏,我们也没占便宜,大家谁也不欠谁,如何?(奇怪……他说见过我这种人,是谁啊?)
    重楼:哼!也会讨价还价。
    南宫煌:就是地脉中有一个机关石门,这么大,青色的,上面有古代蝌蚪文字,好像下面有机关的样子,怎么打也打不开。你帮帮忙。
    重楼:这点小事,去找别人帮。
    重楼:站好,走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3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  7.新安会景天
    景天:啊呀!我的门!我的宝贝门……这可是前朝皇宫战乱大火中仅存的门啊……
    重楼:哼!丢人。
    景天:你——啊?!红毛!是你!你怎么来了?
    重楼:我不能来吗?
    景天:你把我的门弄坏了,怎么赔我?上一次是永安当的我管不着,这次可是我的耶!瞧你这么大一个人,干嘛一见门就踢,长手是做什么用的?不会用手开吗?
    重楼:哼!
    南宫煌:你……我记得你的声音,啊!上次在唐家堡捉妖是你指点我的?
    景天:呵呵,不错,你耳力真好。
    温慧:原来是你呀,我后来还找过你呢,但是客栈老板说你已经走了,真要好好谢谢你才行!
    景天:姑、姑娘,请退后。
    温慧:干嘛?
    景天:你再靠近我,说不定我会有无妄之灾。
    重楼:哼!畏妻如虎……
    景天:呵呵,别提这个,找我有事?
    南宫煌:是这样,在下南宫煌,蜀山门下,现担负打通蜀山地脉重任,不想地脉中有一个石门无法打开,这位……这位先生带我求教于你,还请指点。
    景天:哦——我叫景天。想不到红毛他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要求我啊!你来,我偷偷告诉你,不能让别人听见,我能赢过他的事情也没几样,别让他偷学了去。
    重楼:哼!我要毁掉蜀山也非难事,你那两下子就不用显摆了。
    景天:…………记住了吗?这手法要多加练习才行。
    南宫煌:放心吧,学这种杂七杂八的东西,我最有天赋了!
    景天:那就好。
    景天:红毛!你刚才好像很瞧不起我的样子,不知道新仙界一役是你赢了还是我赢了,我的绝技“倾国银弹波”,你也是颇为忌惮的吧?
    重楼:哼!那种可笑的招数。
    景天:招数厉害就好,可笑又有什么关系。
    景天:南宫兄弟,我和蜀山颇有渊源,对最近蜀山的异变也有所耳闻,可惜拉家带口,俗事缠身,想帮忙也是有心无力,不如我传授你一招,也算稍尽绵薄,对长卿兄也好有个交代。
    南宫煌:好呀!在下感激不尽!原来你跟徐掌门是熟人,那真是太好了,大家都不是外人,哈哈。
    景天:红毛!你也看看我身手如何?
    温慧:哈~~果然、果然很好笑,像小孩子打架。
    重楼:哼!
    景天:你们……
    景天:南宫兄弟,你也觉得好笑?
    南宫煌:不是、不是!我是觉得这动作很难啊,我怕我学不会。
    景天:还是你有见识,我再给你看一招简单的——洒金笺。
    景天:怎样?这招可以恢复精力,相当好用。

    可选分支——选择“倾国银弹波”
    南宫煌:我还是学“倾国银弹波”吧,那招威力很大。
    景天:唔!有眼光!附耳过来。
    重楼:哼!谁屑偷听。
    景天:…………明白了?
    南宫煌:是,明白了。
    可选分支——选择“洒金笺”
    南宫煌:这招不错,简单实用,我学这个。
    景天:好吧。附耳过来。
    重楼:哼!谁屑偷听。
    景天:…………明白了?
    南宫煌:是,明白了。

    景天:你不屑偷听,有人却有兴趣的很。
    景天:南宫兄弟,这是我独家绝学,可不能随便传授别人,尤其是女人,女人难缠啊……
    温慧:哦!闹了半天是说我呢?我才不屑学这种扭扭捏捏的招数呢。
    景天:对了!南宫兄弟,你们掌门最近可好,听说蜀山修筑得富丽堂皇,比皇宫还漂亮,我好久没去了,是不是真的?长卿兄哪里来的这么多钱啊——
    重楼:你们闲话家常吧,我走了。
    景天:啊呀!别走啊,这两位是客人嘛,我总要敷衍……嗯,是寒暄几句,咱们什么关系,大家都是熟人,不用这么计较吧?
    重楼:魔务缠身,没你那么轻松。
    南宫煌:……(奇怪?他两个一个是人,一个是魔尊,怎么交情这么好?那红毛从来都没有这么多话。)
    景天:对了!这位……对!温姑娘,你那宝贝镜子给我看看好不好?就一眼!
    温慧:……
    景天:你放心,我这人做生意很讲信用的,绝不会巧取豪夺,这一点红毛最清楚了。
    重楼:哼……
    温慧:镜子,镜子丢在锁妖塔里了……现在只剩下镜盒而已……
    景天:啊?!你怎么这么不小心,连这种宝贝都会丢,哎呀呀!真是太可惜了!
    景天:……哎!红毛,你不是常常待在锁妖塔吗?帮她找找,那镜子我见过,威力不凡啊,别说在人间,就算在仙界也能称得上是宝贝,这么丢了太可惜了……
    重楼:少自说自话,十几年间我只不过去了这一次而已……
    景天:也不在锁妖塔,也不来看我,你到底在做什么啊?
    重楼:神魔纷争不断——嗯?!
    景天:怎么了?
    重楼:有事,我走了!
    景天:哎!红毛——每次都这样,来无影去无踪的,真是的!
    丫鬟:老爷,夫人有请。
    景天:什么事啊?真烦。
    丫鬟:夫人只说要立即见到您。
    景天:好了,我就过去。
    景天:抱歉,让各位见笑了。
    温慧:哎!就这么走了……奇怪……
    南宫煌:嘿嘿!畏妻如虎,果然不错~~
    温慧:你盯着我看干什么?
    雷元戈:阿慧不是那种人。
    南宫煌:我什么都没说,你们两个不用一唱一和的,走吧,还要我们自己回蜀山,那个什么红毛帮人也不帮到底。
    温慧:就知道碎碎念,好像女人一样……
    第十一章 碑文揭因果
    1.殊明索妖水
    殊明:你们回来了,化妖水找到了?
    温慧:仙人真是神通广大,什么都知道。
    殊明:哈哈,姑娘谬赞了。
    南宫煌:本大仙出马,还会有什么找不到的?锁妖塔也不过如此而已--
    南宫煌:啊……那个,当然也少不了大家的鼎力支持。看,这就是化妖水了。
    殊明:我看看是不是真的。
    温慧:仙人!不要倒在手上,阿元说会把人化掉。
    殊明:不妨事,你忘了我是仙啊,即便是人,也没有大碍,但如果有妖的血统,就不好说了。
    温慧:……哦。
    南宫煌:仙人!我上次变狼,你说是师父的仙术造成的,可掌门说是因为我有半妖血统,现在你怎么说?
    殊明: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造化弄人啊,难以想象以降妖为己任的蜀山,会要一个半妖之人承担重任,徐掌门的胸襟魄力,实在是世间罕有……
    温慧:半妖……
    殊明:你也不必自扰,六界并无高下之分,只要努力,谁都能成就大事,你天生就是做大事的人,将来名震六界,也不无可能。嗯,这化妖水确实不假,你们快去见掌门吧。
    温慧:仙人,我的镜子丢了,你能不能帮我找到?
    殊明:得失之际,不必太过在意,一切随缘吧,再会。
    温慧:……什么嘛,人家难得开口求人,怎么这么不上心……
    雷元戈:我也走了。
    南宫煌:哎!这人,看见掌门就躲,好像跟掌门有仇似的。我们进无极阁吧。
    徐长卿:你们可回来了,我一直都在担心,怕出什么差错。
    南宫煌:掌门,别嫌我们慢嘛,我们在锁妖塔里见到了那个魔尊重楼,他带我们去渝州景天景老板那里讨教地脉机关门的开启方法。对了!景老板说认识你,还传了我一招功夫。
    徐长卿:景天……好久不见了,他可好?
    南宫煌:还不错,财大气粗,红光满面的样子。(看他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,天上掉铜钱也怕砸破头,这种人已经成不了什么大事了,还是要看我的!嘿嘿~~)
    徐长卿:地脉中有机关石门……这我倒不知。
    南宫煌:上次匆匆进入地脉后就出来了,接下来发生很多事,没来得及禀报掌门。
    徐长卿:好,闲话少说,化妖水呢?
    南宫煌:在这里。
    徐长卿:你转过身去。
    徐长卿:温姑娘,你先回避吧。
    温慧:不!我要看。
    徐长卿:唉……那好,你站过一边,不可出声惊扰。
    徐长卿:好。别动,服下化妖水,不论身体有什么异样,一定不要动,忍耐一下就好。
    南宫煌:呃……啊--!
    温慧:啊……
    徐长卿:不要分神!!
    南宫煌:啊……
    徐长卿:好了。
    南宫煌:就这样,就好了?
    徐长卿:不错,利用五灵轮,你在战斗时依然可以变身,但是平常应该不会突然变化了。觉得怎样?
    南宫煌:没什么……就是全身软软地提不起力气。
    徐长卿:嗯……服下化妖水,体力确实会下降,但地脉异象严重,也不容拖延,这如何是好……
    南宫煌:不如掌门也传授我一两招如何?那位景老板还传了我一招呢!他说蜀山的事情他知道,但是无法分身帮忙,传我一招,也算尽点心意,不过他真小气,让我两招中选一招,不肯都教给我。
    徐长卿:哦?好吧。就把这招"剑神"传授与你。
    温慧:我知道了……我先出去。
    徐长卿:先听好口诀。
    南宫煌:是。
    徐长卿:明白了吗?
    南宫煌:明白了。
    徐长卿:唔!不错,果然孺子可教。
    南宫煌:谢谢掌门!掌门,这可是你第一次夸我呢!
    徐长卿:你回去休养一天,明日再入地脉吧。
    南宫煌:是,弟子告辞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2.煌慧生隙
    南宫煌:走吧!看我多聪明,那么复杂的招式,我一下就学会了,掌门还夸我呢!
    温慧:南宫煌!你给我说清楚!
    南宫煌:啥?!
    温慧:为什么一直瞒着我?
    南宫煌:什么啊?
    温慧:你是半人半妖。
    南宫煌:若不是掌门明说,我自己也不知道,怎么算瞒着你?
    温慧:你上锁妖塔前就知道了,还骗我说是用化妖水做药,其实不过是化去你的妖力,对不对?
    南宫煌:我哪有骗你,是你自己想岔了。
    温慧:那你为什么不明说?让我糊里糊涂的跟你去,还把镜子丢了……
    南宫煌:喂!不要以为你是女人就可以不讲理,你也没问清楚啊!你镜子丢了,我帮你找,差点连命都赔上,找不到也不是我的错,你不用把气撒在我身上!
    温慧:好!我以后什么事也不要你帮忙了……
    南宫煌:随便!难道我还求你让我帮不成?
    温慧:妖物就是妖物!
    南宫煌:你说什么?你再说一遍?
    温慧:说又怎样?妖无论怎样装成人的样子,最终都会露出妖的本性,当年我娘就是发现这一点,聪明机敏,假嫁擒妖,才保住自己清白,不然一辈子就要和妖生活在一起了!
    南宫煌:我告诉你!你娘假嫁擒妖的妖,就是我爹!你娘害我爹在锁妖塔里受了好几年苦,这个帐我还没算呢!
    温慧:你要报仇算帐,来啊!本姑娘不怕你!
    南宫煌:走开!我不想跟你纠缠。
    温慧:好!南宫煌!你别后悔。
    南宫煌:……
    南宫煌:她这样子气冲冲的跑走,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来?我可不是担心她,她是我带上蜀山的,出了事我也脱不了干系,况且这暴力女一发疯能做出什么事来谁也不知道……不行!我要跟去看看。
    南宫煌:他们在干什么……
    雷元戈:有件好事告诉你。
    温慧:什么事?
    雷元戈:谁欺负你了?
    温慧:没有谁……关你什么事?哼!谁能欺负得了我。
    雷元戈:看!这是什么。
    温慧:镜子!啊~~真的是我的洞冥宝镜!你在哪里找到的?
    雷元戈:锁妖塔。
    温慧:你也骗我!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?
    雅:骗人!骗人!大骗子!
    雷元戈:我没有!镜子的环扣坏了,所以才会从镜盒中掉出来,我想修好给你,给你一个惊喜,我做错了?
    温慧:……没有,我误会你了,没想到你还真细心。
    雷元戈:我应该先告诉你才对。对不起!
    温慧:阿元,你真好。
    雷元戈:我……我……
    温慧:你什么?
    颂:他喜欢你!
    温慧:呀!我看到了,一只胖胖的鸟,好可爱,送给我吧!
    颂:好可爱,好可爱~
    雷元戈:他们是鬼,你不能驾驭。
    温慧:……什么妖啊鬼啊的,好烦,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人呢,我原来想也没想过人间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……
    雷元戈:你去哪里?
    温慧:别管我……
    雷元戈:刚刚的话她听到没有?
    雅:听到了,人家又不是聋子,但是人家不理你~
    颂:她能看到我了,还夸我~
    雷元戈:唉……
    南宫煌:难怪人们都说女人水性杨花……
    南宫煌:……不对!应该是目光短浅的女人,一点小恩小惠就变心了……可恶、可恨、可恼!
    南宫煌:姓雷的……貌似忠厚,暗藏奸诈,哼!我掐死你、我踢死你!我打死你!……呼!

    3.四入地脉
    南宫煌:爹!我回来了……
    常纪:怎样?病治好了?……化妖水没拿到?
    南宫煌:拿到了,喝下了,掌门说没事了……
    常纪:那太好了!……怎么没精打采的?温姑娘呢?没和你一起来?
    南宫煌:别跟我提她!
    常纪:怎么了?闹别扭啦,跟爹说说。
    南宫煌:爹你是道士,别掺和这等俗事,小心坏了修为。
    常纪:呵呵~道士怎么了,爹这道士本来就当得马马虎虎。快说吧,爹帮你参谋参谋。
    南宫煌:人家是王爷千金--金枝玉叶--连蛮夷胡虏的大王她也看、不、上,怎可能看上咱们这草民百姓,爹你就不要痴心妄想了。
    常纪:不会……我看那温姑娘可不是嫌贫爱富的人。
    南宫煌:她是人,我是妖,她连同样是人的外族都瞧不起,怎会看得起我这半人半妖……
    常纪:不许这么说!用了化妖水,以后不允许再提什么妖不妖的,知道吗?全蜀山也就掌门、两位长老和爹知道这事,你自己不要乱说,听到没?
    南宫煌:好--
    常纪:那温姑娘可能是一时转不过弯来,过两天就好了,你要哄哄她,女人就要这样……
    南宫煌:呵呵……爹你开始跟我谈女人了,可见我在你心中是大人了。
    常纪:……咳咳!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这是迟早的事。爹就是觉得温姑娘不错,你再想想。
    南宫煌:不用想了,当年我亲爹要娶她娘,就被她娘骗入锁妖塔,我要娶她?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呢!
    常纪:哦?……有这种事,唉!像你娘那样痴心的女子,世间原本就不多啊……
    南宫煌:爹~~你是不是喜欢我娘啊?
    常纪:少没大没小的胡说!快睡觉去!
    南宫煌:哦……
    南宫煌:温慧和雷元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……絮儿也失踪了……现在只有我一个人,真凄凉啊~
    南宫煌:要是星璇在就好了,不过他上次进出阴属性地脉就费了很大劲,阳属性地脉他一定进不来了……这个地脉真麻烦。神界也真是的,弄个蜀山给人间也不弄结实一点,整天修修补补,听爹说十几年前锁妖塔坏了,现在是蜀山坏了,下次不知道该坏什么了。
    南宫煌:絮儿!你在这里,太好了!
    王蓬絮:嗯!你终于来了,絮儿已经等很久了。
    南宫煌:上次从地脉出来你就不见了,去哪里了?从实招来!
    王蓬絮:我……我下山回家了……
    南宫煌:少骗我,那天晚上你还出现在经库旁边呢!
    王蓬絮:哪天晚上啊?絮儿不记得了……
    南宫煌:哼!你们每个人都这样,不把我当朋友。
    王蓬絮:煌哥哥,我不想骗你,但是又不能告诉你真相,我有我的苦衷。但是絮儿发誓,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,你肯原谅絮儿吗?
    南宫煌:原谅你?我想想……不行!我太亏了,要罚你!
    王蓬絮:要、要怎么罚我呢?……罚我、罚絮儿一辈子煮饭给你吃好不好?
    南宫煌:真的?……你会吗?
    王蓬絮:嗯!当然会!……不会可以学嘛。
    南宫煌:会不会一边煮一边自己吃,最后把我饿死在饭桌前啊?
    王蓬絮:……我不依,你就知道笑话絮儿。
    南宫煌:哈哈!谁叫你这么贪吃的……
    王蓬絮:你服下化妖水了?现在觉得身体如何?
    南宫煌:现在感觉不错,就是略微有点没力气。
    王蓬絮:那样……那样的话你就不是半妖,而是完整的人了?
    南宫煌:……好像不是这样吧?掌门说只是化去我的妖力,但我爹是妖,这是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。人也好,妖也好,我是不会以自己的爹娘为耻的,我一定要让他们对我刮目相看!
    王蓬絮:那就好,絮儿还怕你心里不痛快呢!这下可放心了。
    南宫煌:嗯?化妖水你也知道,可见你一直都在蜀山,对不对?
    王蓬絮:呀~~不是我,就不是我~~
    南宫煌:说谎骗人,看我怎么罚你!
    王蓬絮:那罚絮儿教你一招解毒的法子吧,以后万一中毒了自己可以解,就不必麻烦别人了。
    南宫煌:好呀!我这是集百家之大成,成一代之宗师,嘿嘿~~
    王蓬絮:嘘--什么声音?
    南宫煌:门后有怪物?你退后,我来,看我试试从景老板那里学来的手段!
    南宫煌:星璇!是你?!
    星璇:是我。
    王蓬絮:啊?!那、那刚刚你都听到了?
    星璇:……不是,我刚到门后。
    南宫煌:你怎么来了?上次不是说进阴地脉已经很勉强了吗?这是阳地脉耶,你不会有事吧,不要勉强,就算我一个人也能应付的,不用为我担心哦!
    星璇:如果地脉没有异状,谁也不可能进入。但目前火、雷、土三对地脉已通,思堂用空间法术传我入地脉已轻松很多,连阳性地脉也能进入了。
    南宫煌:轻松很多……真的吗?不会是骗我的吧?我说啊,要是真把我当朋友就不要硬撑。我看不止思堂要耗费法力,你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    星璇:……
    南宫煌:没话说了吧?好啦!交上你这朋友也是本大仙的福气,但毕竟欠你一份人情,呵呵。
    星璇:你我之间不用说什么人情……
    南宫煌:好!痛快!我只要有这五灵轮,任何时候都能进入地脉,是不是这样?
    星璇:似乎并不是这样……我觉得五灵轮也只是在地脉异常的时候才能令地脉出入口显现,如果将来所有地脉打通,阴阳地脉便会恢复互不连通的混沌状态,那样即使有五灵轮在手,恐怕也无法出入了……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,我也不清楚五灵轮的法力究竟有多强大。
    南宫煌:啊!那这样地脉打通之后,你我不就永远不能再见面了?
    星璇:放心,总会有办法的……
    南宫煌:可是……到底是谁打通了火地脉?他是怎样打通的?他的目的是什么呢?
    星璇:估计和锁妖塔与火灵珠有关,打通地脉的人一定有很特殊的能力,而且还有机缘巧合的因素在。
    南宫煌:你知道是谁?
    星璇:不,我不能确定。
    南宫煌:那就是有怀疑对象了?
    星璇:现在还不能说,放心,如果确定了,我会告诉你的。
    南宫煌:好!君子一言--
    星璇:快马一鞭!
    南宫煌:嘿嘿~~
    王蓬絮:那个人……我是说打通火地脉的那个人一定有所企图,煌哥哥现在做的事情不利于他,他会不会阻挠啊?我们在明处,他在暗处,这可是防不胜防啊……
    星璇:我早有打算,事实上,我们在暗处,他在明处。
    王蓬絮:难怪!你一直出现在我们周围,原来是为了帮我们防备那个人。
    南宫煌:星璇!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,以后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尽管说,不然就是瞧不起我!
    星璇:……好!我们走吧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4.前辈石碑
    王蓬絮:看!上面有字!
    星璇:这是……蜀山前代掌门所留?!
    南宫煌:"……蜀山中空如瓠,锁妖塔如瓠柄,里蜀山为瓠腹,上下连通而一体。五灵地脉如瓠皮表里,隔绝人妖两界,使人妖不能相犯,蜀山派形同瓠枢,平阴阳,和人妖,通达万物,则人间可定矣……"
    星璇:"……若里蜀山妖长,则妖散逸于外,或扰乱人间,蜀山持剑卫道,降妖入锁妖塔,汰劣存优,复入里蜀山矣,如此循环,生生不息。若蜀山积弱不能敌妖,尚有神仙二界为援,若妖界积弱不敌蜀山,则阴阳失衡,天地坏,蜀山崩,不可收拾……"
    南宫煌:"……虽开天以来,向为人弱妖强,然忧天之心常怀,居安思危,天人合一之道也……"
    王蓬絮:这是……什么意思啊?你们说给我听,好不好?
    星璇:原来如此……神界造人妖两界时,为防止人妖互残,将里蜀山辟为妖界,蜀山是负责将进入人间的妖抓回里蜀山,锁妖塔是妖的监狱,为了惩罚擅自逃出里蜀山的妖而建。
    南宫煌:因为妖比普通人强,如果人妖混居,人势必被妖所灭,因此要有蜀山这样一群介于人与仙之间的人来对抗妖,但又不能把妖杀死,只是把他们投入锁妖塔,法力弱的,被化妖水所化,法力强的,就会回到里蜀山。而蜀山这座山本身,就是人与妖的国界。
    王蓬絮:可人间那么广大,里蜀山却小小的,未免不公平。
    星璇:人间其实有很多妖,他们和人和平共处,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妖,而里蜀山的妖,多半是从锁妖塔出来的。会露出形迹被蜀山捉到,应该也是和人起了冲突的。人弱妖强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    南宫煌:里蜀山的妖去到人间不是很容易吗?上次思堂不是去买药了吗?
    星璇:思堂专擅空间法术,其灵力在妖界数一数二,不容小觑。一般的妖是不能自由进出里蜀山的。
    王蓬絮:啊!原来是这样,蜀山越强大,里蜀山就越拥挤,整个蜀山上负载的人和妖就越多,最后把蜀山压垮了,这就是地脉突然连通的原因?
    星璇:不错,这位前辈用葫芦比喻蜀山,里蜀山的妖和蜀山派的人不断增多,就如同葫芦中塞满东西,上面又压上重物,最终葫芦外皮经受不住……不过,火地脉打通还有人为因素在。
    南宫煌:不对!照这样说,有人界妖界的同时就有蜀山了,可是蜀山文献中却不是这样记载的。
    星璇:这位前辈落款蜀山掌门,却没有说哪一代,想必无从查考了。我觉得他的话可信,因为人与妖无论怎样,也不可能拥有能连通地脉的力量,除非他……他借助了别的什么力量,或者地脉本身出了什么问题……
    南宫煌:这么说……掌门壮大蜀山,也有不是之处了。
    星璇: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过犹不及,也许正是这个道理啊……
    南宫煌:掌门一定不知道这回事……
    王蓬絮:这样好不好,我们把这些字拓下来带回去给掌门看?
    星璇:我来。
    星璇:好了。
    南宫煌:这招好威风啊,有空教教我?
    星璇:好,等解决掉眼前的事情。
    南宫煌:一言为定!

    5.絮儿表心机
    感月:等你们很久了--美味!
    王蓬絮:呀!什么美味?在哪里?
    南宫煌:絮儿,小心啊!
    感月:就是你啊--小点心!到我的腹中来吧,美味,来变成珍珠!
    南宫煌:有本大仙在此,你休想!
    星璇:找死!
    战斗
    王蓬絮:你……你还好吧?
    南宫煌:什么还好?我有什么不好的?
    王蓬絮:我是说……你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?
    南宫煌:略微有点疲倦,但感觉身子轻松了很多,变身也能收发自如,化妖水真神奇啊。
    王蓬絮:那就好……
    南宫煌:怎么?你不高兴?
    王蓬絮:絮儿怎么会不高兴呢?絮儿是在想,你现在身上没有妖气了,会不会瞧不起其他……其他不是人的生灵呢?
    南宫煌:你……哦!你是说星璇吗?不会!能交到这么好的朋友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我怎么会瞧不起他呢!
    南宫煌:对了,星璇!你还不知道吧,我母亲是人,父亲是妖,我也有一半妖的血统呢!
    星璇:我早就知道了。
    南宫煌:你还真是神通广大,对了!我也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,十八岁!怎样,还是比你大吧?
    星璇:我也十八岁。
    南宫煌:行了!别往下说了,万一你生日比我大就麻烦了,我可不想再认一个大哥,有臭酒鬼一个人就够了。咱们两头大,朋友相称,如何?
    星璇:好啊。
    王蓬絮:嘻嘻~~
    南宫煌:干嘛笑得那么开心?
    王蓬絮:我听人家说,"两头大"好像是说娶了两个老婆,不分妻妾,一样大小的意思,好像不会用来说男人的吧?
    南宫煌:什么意思?难道你想嫁两个老公,"两头大"吗?
    王蓬絮:什么嘛!絮儿才没有那么想呢,你乱讲,絮儿不依~~
    南宫煌:嘿嘿~~(开玩笑,天下只有一夫多妻,哪有一妻多夫?嘿嘿……要是能娶两个老婆,倒也不错……)
    王蓬絮:煌哥哥~~又在打什么坏主意呢?
    南宫煌:你怎么知道我在打坏主意?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?
    王蓬絮:好恶心,乱讲!
    南宫煌:呵呵~想想有什么干系,我没胆做还不能想吗?放心--不会想掉你一根头发的!
    王蓬絮:你这是在心里欺负絮儿,絮儿不依~~
    南宫煌:我保护你都来不及呢!怎么会欺负你呢?我心里把絮儿想成一朵花,可惜嘴笨说不出--
    王蓬絮:嘻嘻~~煌哥哥你要是嘴笨啊,天底下就没有嘴巧的人了呢!
    星璇:快走吧……
    王蓬絮:哦……对呀!都是絮儿不好,啰啰嗦嗦耽误大家时间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021-11-14 09:54
  • 签到天数: 1754 天

    [LV.Master]伴坛终老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0-16 03:44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

    第十二章 殊明的诡计
    1.蜚短流长
    星璇:奇怪,思堂呢?怎么没来接应……
    王蓬絮:那些妖怪在干什么?我们过去看看。
    九命:啊!是星璇大人,正好请星璇大人评评理。
    星璇:什么事?
    濠大王:咱里蜀山出了件新鲜事,凭空就出了一个"魔界之门",这家伙说通过魔界之门就可以成魔。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了,这种便宜事可是第一次见,其中必然有诈。
    九命:不是我说的,大家都这么说,我们也要抓紧时间进去,再晚就赶不上成魔啦。
    青襟居士:妖修炼成魔是正道,仅凭一个来历不明的"魔界之门"就能成魔,纯属歪门邪道!本居士是不屑的!
    星璇:那个"魔界之门"是什么样子?
    濠大王:我看过,就是一个法阵而已,没有什么特别。
    星璇:里面什么样?有没有谁进去后又出来了?
    九命:没听说……大家都喜滋滋的去成魔,怎会出来?
    青襟居士:应该没有,恐怕是出不来了。
    星璇:不错……从未听说过这等事,很有可能是个陷阱。
    濠大王:思堂大人也是这么说的。
    星璇:思堂?!他现在在哪里?不会也进去了吧?
    濠大王:没有,他说这是高手做出来的空间障,他要想办法破解,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。
    星璇:唉!他就是这样,看到高手就想斗一斗,也不想想能在妖界任意而为的,岂是等闲之辈?上次的屠肆在魔界只是小角色,就已经那么厉害……
    星璇:不行,我要阻止他,你们先到南部的废屋等我,就这样!
    王蓬絮:你一个人……不会有事吧?我……我们会担心你的……
    星璇:放心吧!
    南宫煌:我说啊!大家是朋友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朋友有事,本大仙不去帮忙也太没义气了,还是大家一起去吧!
    星璇:不用了,思堂性格乖僻,不好相处,你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。告辞!

    2.蓬絮问情
    南宫煌:好累……
    王蓬絮:怎么啦?哪里不舒服?
    南宫煌:没什么,就是觉得很疲倦,掌门说服下化妖水就是会这样的,休养几天就好了。
    王蓬絮:那你好好歇一歇吧,什么都不用做,想要什么,尽管告诉絮儿,絮儿来伺候你~~
    南宫煌:这屋里什么都没有,你要伺候我,恐怕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吧?
    王蓬絮:咦!那是什么?
    南宫煌:法阵!
    王蓬絮:是一封信,应该是星璇给我们的。
    南宫煌:你念给我听吧。
    王蓬絮:还是你自己看吧……看别人的信也不太妥当……
    南宫煌:怕什么?我的就是你的,你刚刚不是还说要伺候我吗?现在机会来了,再说信上有写是给我的吗?说不定是给你的呢!
    王蓬絮:……
    南宫煌:怎么了?写的什么?
    王蓬絮:絮儿……絮儿不认字……
    南宫煌:少开玩笑啦。
    王蓬絮:……絮儿真的不认字,……对不起,以前没跟你说实话,你……不会瞧不起絮儿吧?
    南宫煌:怎么会?女孩家不认字的多了,你这么聪明,要是真心想学的话,不消几个月就学会了。
    王蓬絮:真的?那、你肯教我吗?
    南宫煌:我现在就教你。来!
    南宫煌:这是"王",看!简单吧?三横一竖就行了。
    王蓬絮:嗯!……这样!好了!
    南宫煌:很好!……这是"蓬絮",有点复杂,你学着写写试试。
    王蓬絮:……嗯……好了,看看怎样?……不太好,是不是?
    南宫煌:唔!很好!……这是我的名字"南宫煌",这个你不用会写啦,认得就行了。
    王蓬絮:不!絮儿要学会写……
    南宫煌:……不错!不错!字写得比我漂亮。
    王蓬絮:咦?这是什么字?
    南宫煌:这个嘛!我先卖个关子,现在告诉你,你印象不深,你可以先学会写,以后我再告诉你怎么念,嘿嘿~~不过啊,这个字只能写给我一个人看。
    王蓬絮:……你准是在欺负絮儿,絮儿不依~~快告诉我嘛,好不好?
    南宫煌:怎么会呢?谁敢欺负我的絮儿,我跟他拼命,就算是南宫煌那小子我也要跟他拼命!
    王蓬絮:嘻嘻~~煌哥哥,谢谢你!你对絮儿……真好!
    王蓬絮:啊!对了,还没看信呢!
    南宫煌:该死!正事都忘了,我看看……
    王蓬絮:上面说了什么?出什么事了吗?
    南宫煌:没什么,星璇说思堂受了伤,让我们过去会合,还画了一张地图,在外城南部北侧的山洞里,我们快去吧!
    王蓬絮:好。

    执手权为笔,金笺暂代沙,情迷醉向耳边花,笔下乱画心事竟不察;
    未解其中意,檀郎笑不答,含羞无语鬓飞霞,唯有笑顾左右再言他。

    3.思堂之危
    南宫煌:星璇!你怎么了?
    星璇:不碍事,刚刚为救思堂运功过度,导致毒发了。
    南宫煌:什么叫做不碍事?!你毒发状况比上次严重多了,快、快解毒啊!
    王蓬絮:煌哥哥,你别急,让我来。
    星璇:不行!我要你现、在、这样子好好活着!
    王蓬絮:我现在修为还不够为你彻底解毒,但是暂时压制毒气还是可以的,你放心吧,我不会有事。
    星璇:那样也会妨碍你的修为。
    王蓬絮:你……你不能什么都不要我做啊,我怎么受得起?
    南宫煌:是啊,星璇!你怎么突然婆婆妈妈起来,絮儿能解毒你就让她解嘛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大家都是朋友嘛!
    星璇:唉!好吧……
    王蓬絮:好啦!
    南宫煌:真神奇啊!絮儿,你总能给人惊喜,这手法漂亮得很,你传我的那一招我可要好好练练。
    王蓬絮:呀!他怎么了,看起来好奇怪的样子……
    星璇:那个所谓的"魔界之门"乃是空间法术高手设置的陷阱,思堂想要从外部破解,不想功力不敌,现在躯壳在这里,魂魄却被困在"魔界之门"了。之前我从旁相助,也没能挽回,反而令自己毒发……
    王蓬絮:那现在怎么办?
    星璇:我们只能去南侧的"魔界之门"走一遭,找到架设这个空间的人,在打败他的一瞬间,整个幻境就会消失,思堂也就能回来了。
    南宫煌:那好!我们快去吧!
    王蓬絮:你们两个,一个刚刚毒发,另一个体力不佳,这要不要紧啊?
    星璇:你刚才替我解毒也耗费了不少修为,也还好吧?
    南宫煌:虽然我们三个都不是最佳状态,但是我们互相照应,一定没问题的!正所谓"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"嘛!哈哈!
    星璇:不错!

    4.勇闯魔界门
    星璇:这里就是魔界之门了。
    南宫煌:为什么冷冷清清的?
    星璇:我已经让手下告诫大家这是陷阱,之前已经进去的,恐怕没有办法了……
    王蓬絮:别泄气,等我们找到那个主谋,打败他,也许还能救大家出来。
    星璇:但愿如此,进去吧!
    南宫煌:啊!尸体……
    星璇:翔!振作些!
    翔:啊……!星璇大人,快走……快离开,这里……这里有化妖水!化妖水……
    星璇:翔--!
    南宫煌:有化妖水,你不会有事吧?
    星璇:不会……我的身体其实是人的尸体,化妖水是化不掉我任何力量的。
    王蓬絮:这里怎会有化妖水,六界之中,不是只有锁妖塔里才有这种东西吗?
    星璇:莫非是蜀山的人干的?!
    南宫煌:不会吧?蜀山中人根本不能来里蜀山,地脉中蜀山掌门的题字也是这么说的……
    星璇:这空间法术的作用就是能在千里之外新建一个异空间,施法者可能在蜀山,也可能在神界鬼界。
    南宫煌:哦!原来如此,所以思堂也能在山洞中作法破坏它。
    星璇:正是如此。
    王蓬絮:……会不会是魔界做的?
    星璇:可能性不大,魔向来无所欲求,又从不将妖放在眼里,没有必要如此费尽心机杀妖。
    南宫煌:那到底是谁呢?
    星璇:多想无益,继续探查便是。
    殊明:哈哈!后生可畏,没想到你们能到达这里,如何,很有趣吧?
    星璇:这一切都是你干的?
    殊明:不错!
    南宫煌:为什么要这么做?
    殊明:我这都是为了帮你啊,蜀山之所以出现地脉异象,无非是里蜀山妖孽太多,不堪负荷,没错吧?釜底抽薪之计就是减少妖孽数量,我建立这"魔界之门"正如瓮中捉鳖,让群妖自投罗网,只有这样,方能保蜀山今后无恙啊!
    南宫煌:胡说!什么帮我,明明就是……明明就是……
    殊明:是什么啊?蜀山派的责任不是降妖除魔吗?你我都算半个蜀山中人,这样做有什么不对?莫非你并不认同你母亲所在的蜀山派,而是认同你父亲所在的妖界了吗?别忘了,你父亲也是被妖杀死的,也许凶手就在里蜀山哪!
    星璇:住口!少在这里挑拨离间,你用这卑鄙下流的手段,居然还振振有辞,无耻!
    殊明:力擒不成便智取,有何卑鄙之处,妖类无知无智,自然想不明白这一层。
    王蓬絮:你是怎么得到化妖水的?
    殊明:化妖水?不是南宫兄弟亲手交给我的吗?不记得了?
    南宫煌:啊呀!上次在无极阁前,你假装分辨化妖水真假,偷偷藏了一些在手心!
    殊明:好记性!其实我也可以亲赴锁妖塔去取,掌门也曾答应过的,不是吗?不过既然你愿意帮忙,我当然乐得省事。只要有那么一点点,我就可以催动出如此广大的迷瘴,哈哈哈!真是"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"哪!
    星璇:废话少说,受死吧!
    殊明: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,我毕竟是神界派来调查蜀山异变的上仙,你在礼貌上要有起码的周到才是。俗话说,在其位,谋其政,职责所在也容不得我手软,如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请多多包涵。
    王蓬絮:妖界并没有犯到蜀山什么,你又何必赶尽杀绝?
    殊明:妖界若不为恶,我又怎会大开杀戒?妖孽繁衍无度可能危及蜀山,但绝不至令火脉阴阳连通,我多方探察,此乃里蜀山之妖所为--
    星璇:冤有头,债有主,是谁所为你便去找谁,为什么要滥杀无辜?!
    殊明:哈哈!本尊重任在身,没有时间频频替你们答疑解惑,念在你们辛辛苦苦来到这里的份上,本尊给你们一点试炼,如果你们赢了,那只黑衣小猫也不用在这里乱转了,哈哈!妖想跟仙斗法,还早得很呢!
    战斗
    南宫煌:啊呀!消失了!
    星璇:它本来就是幻象,它一消失,就代表这个空间已经被我们破解了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联系我们|小黑屋|手机版|排行榜|橘汁仙剑网 ( 浙ICP备18045743号-1

    GMT+8, 2023-1-29 10:59 , Processed in 0.110681 second(s), 9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